CHILL:如何設計、策劃、引導一個 48 小時的協同創新實驗室

「我們相信沒有一家公司能獨自按照市場要求的速度提供完全能滿足客戶需要的技術解決方案。」思科(Cisco)執行長 Chuck Robbins 如是說。

挑戰

如何才能集結五家跨國公司的領導人,於48小時內,在這必須快速構思與製作原型的實驗室裡,彼此協同創新呢?

解决方案

採用必要的工具和步驟,設計、策劃、引導一個移地創新實驗室,使這些不同背景組成的團隊,能共創天馬行空的點子,並產生交集。

思科超創新生活實驗室(Cisco Hyperinnovation Living Labs,簡稱CHILL)的總經理 Kate O’Keeff、CHILL 的創新建築師 Shannon Lucas 和 Alice Pollard 從起步階段就開始參與 CHILL 的管理與經營了。CHILL 實驗室一直以來皆成績斐然,但這活力三人組仍持續在尋找各種方法,使得 CHILL「好上加好」。

集五家跨國企業高層共創未來

O’Keeffe’s 提及:「CHILL 是一個高度集中力的創新體驗,它正逐漸轉變傳統的創新模式:將選定的客群、供應商、設計師及駭客聚集在同個場域,一起解決某個產業所面臨的挑戰。」真正的考驗在於 CHILL 團隊如何共同設計、策劃、引導創新實驗室,使得每個參與其中的人,皆能積極、深入地探究巨大的產業挑戰,共創適應未來的創新解決方案。為了能得到 CHILL 團隊所求「穩定的數位化供應鏈(Securing the Digitized Supply Chain)」之結果,這場 48 小時的 CHILL 實驗室裡,所有的設計都必須徹底圍繞在一個核心:要能協助參與者探索未知、合作創新、原型製作及測試研發。

如何提供幫助

Business Models Inc. 參與其中,共同設計、策劃、引導「穩定數位化供應鏈」的 CHILL 實驗室。從最初寄給思科幾大合作夥伴高階領導人的電子郵件,到共同設計內容流程和整個創新實驗室,再到引導個別團隊的新創旅程,Business Models Inc. 和思科的 CHILL 團隊並肩作戰,創造有利環境,使 O’Keeffe 所說的「超創新」成為可能。

成果如何?

實驗室的巨大成功是 30 多位資深領導人參與的直接結果,其中包括高階經理人(C-levels)及資深副總(SVPs)們。不僅這些高層在高壓環境下(48小時衝刺)研究新的解決方案,還有將近五十多位最終用戶(他們之中很多也在大企業擔任資深領導人)幫忙驗證(或否決)團隊想出的概念。此外,五家大型公司的 20 名投資者也參與其中,準備好投資利用這兩天內想出的概念。CHILL 實驗室最後產生了一些包括新創公司在內的新舉措,證明了共同創新是真實奏效的。

思科超創新生活實驗室的「穩定數位化供應鏈實驗室Vimeo影片

為何非創新實驗室莫屬

在形式、集中度和規模上,CHILL 堪稱無與倫比,「創新實驗室」是個日益有趣的方式,將自己團隊和其他團隊聚在一起,有系統地探索那些他們獨自進行可能無法發現的創新構想。創新實驗室就像一個開放的創新平臺或者黑客松,設置在既有體制內或體制外皆可。以這樣集中的方式進行創新,真正的益處,就是你能憑藉正確的設計和思維方式,為公司其他同仁創造更令人專注而清晰的體驗。畢竟,創新實驗室就是為了解決那些,必須由各懷絕技的團隊一塊兒解答的大哉問!

想了解我們如何提供協助嗎?